陆个柏

【泓川】所有人都觉得我和唐川是一对(五)

群里的联文!炒鸡激动的

上一棒: @应拾叁啊

下一棒:  @异闻录

很短,文笔废

ooc



终于忙完下班的罗淼伸伸懒腰,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发现小说今天居然双更了。

前一发还是离别的一吻,罗淼暗自想着石泓还算是个痴情的人,而后一发的时间线却直接从高中时代一跃到了十六年后,连一贯温柔的文风都压抑不住地欢脱了起来。

因为调查骚扰事件,唐川的同事无意间发现了泓川二人手中相同的邀请函,进而使这场久别的重逢终于得以发生。当然秉持这位作者一贯的风格,所有的剧情都在指向着同一个目的:开车。当行文至唐川顺着同事所给的地址敲响门,再到二人相认后一顿简单的招待饭菜与畅谈,罗淼及时退出了页面。

唐川靠在石泓挪了好几摞书才腾出的沙发上,悄悄地解开了马甲以及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盯着眼前喝了几杯酒眼神朦胧的石泓:“我有题给你。”石泓倾身过来,啄了啄唐川的唇角,手伸进了对方微敞的领口:“我在解呢。”

罗淼对下文描述的时隔多年中年的两具身体的碰撞毫无兴趣,最下方评论里“肉香,好吃”的回复让警官无可奈何地把手机摔到一边。连线索都懒得整理了,这一次连自己都进了文里,哪儿还有错。罗淼生无可恋地回忆着唐川在石泓家过夜后的那一天,好像的确精神不振,咖啡喝了不少还是打了好几个哈欠。运动激烈呗,罗淼顺其自然地想。



三位老同学的相遇让陈婧的小店变得有意思了起来,聊聊十几年来的际遇,相互寒暄。唐川依旧如从前一样健谈,给陈婧介绍了自己与石泓来到这里交换题目,并把两人因为邀请函而重逢的事情当做趣闻说给陈婧听。

可怜唐教授丝毫不知自己这点儿趣闻成为了陈婧鲜活的素材,只觉得这个当年安静的小姑娘此刻的笑容有些奇怪。

“陈婧还真的挺高兴啊。”唐川说着看向石泓,出了小店,二人正一路溜达。“那么多年没见了,高兴也正常,她这些年过得也不太好。”石泓目光下移,回答道。

“我那天来找到你也特别高兴。”

“嗯。”


石泓觉得最近班里两三个女学生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明明平时不听课,这些日子倒总是上课盯着自己,脸蛋还红扑扑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下了课也就抱着手机不放手,凑在一起不知道笑些什么。

别是喜欢我吧。百思不得其解之下石泓只能暂时得出这样的猜测,自己的年纪都该和他们父母相仿了,又不怎么在意形象。想到自己的年龄与外表,他没来由地想到了唐川,他却是没怎么变的,一如从前的三七分头和大大的眼睛。这么想着,石泓抱着三角板走进了教室。

才进教室便看见那个总盯着自己看的学生拿着手机,认真地划着,像是在看小说,连自己进班都没有发现。

石泓撇撇嘴,他一向不爱管这些事情,觉得理应交给班主任管,自己只管好数学课就够了,只是这次的确想警告她,是时候端正学习态度了。把这些教育学生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石泓走到她面前敲了敲她的桌子。“手机先交给我吧。”

学生像是受到了惊吓,慌忙退出着自己浏览的界面,手忙脚乱之下愣是弄卡了手机。石泓皱着眉看向她的屏幕,却意外见到了自己的名字频频出现。

是豪华道具车啊石老师。

认真看完之后石泓不知道说什么好,交代了几句别乱看这些东西便回到讲台上课。盯着学生做题时,接受设定的石泓想,唐川倒还确实像个小孔雀。


最后放一波群号啦:512480403

来玩啊_(:з)∠)_

【川泓川】夭寿了我的石泓喵(完)

玩一次喵化梗成就get√

这奇怪的相认原因(捂脸

谢谢大家看啦ww

4.
石泓不得不承认,装作自己的猫和唐川住在一起的日子他乐在其中。

每天和唐川一起起床吃早饭,尽管自己吃的是奇怪口味的猫粮。然后再看着唐川工作,到了假期他不常去实验室,罗淼那边也没有什么案子需要他的帮助,唐川每天会在书桌前工作一会儿,或是读些书。石泓便在屋子里四处溜达,找个凉快的地方窝成一团打个盹儿,上蹿下跳到唐川的书柜上,再跳到四处找自己不到的唐川怀里。这样的生活简单而规律,与石泓一贯所习惯的生活差异并不大。

唯一不满意的是唐川给自己起的奇怪的名字。

自己明明变成了一只橘猫,一身橘白相间的毛。而唐川却在一本正经地胡噜石泓肚子上的白毛时,经过一番斟酌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黑毛。黑毛石老师气得炸了毛,扒拉开唐川的手指,气呼呼地想要钻进了沙发垫子间小小的缝里窝着。只可惜在行程到了一半时被唐川揽着后腿抱了出来,一句一句的黑毛喊得石泓没了脾气。算了,由他吧,辣鸡糖串儿。石老师眯着眼睛在心里嘀咕。

不止一次看到自己的书本上趴着认真思考的猫时,唐川觉得石泓的这只猫和他的主人真是像。这只好学的猫导致很多次唐川只能静静看着他睡着在自己的一摞卷子上而不敢打扰,暂时放下工作去做别的。对于家里多出来的一员,唐川同样乐在其中,念及石泓失去联系的现状,他反倒觉得找人的事交给罗淼就好,自己则对于与石泓的猫一同生活的日常十分满意。

5.
以至于唐川开始为他家黑毛的猫生大事做考虑。当他带石泓去宠物店做检查,店员小姐姐抱着挣扎的石泓喵告诉唐川,七八个月大的小公猫应该做绝育,并和他认真地介绍做绝育的各种益处时,唐川感觉眼前的黑毛像是在灵魂出窍。

既然是石泓的猫,如果他回来发现自己的猫被我做了绝育会是什么表情啊……唐川把此刻乖巧的小橘猫放进单车车筐里,认真思量起来。还是算了,没准再等几天石泓就回来了,听他的吧。

6.
然而车筐里的石泓本人并不知道唐川已经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家之后的黑毛一反常态,没有像平日一样爬上爬下地折腾,或是趴在餐桌上盯着唐川等着吃几口剩饭。他静静地趴在写字桌上,翻开一张空白的纸面喵喵地叫唐川。

不得不说他倒很少这样叫,屋子里经常有的喵喵声十句里有九句都是唐川喵的,石泓常常暗笑自己老友对于猫咪的讨好,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觉得唐川那样很讨人喜欢。

纸面上有歪歪扭扭地用铅笔写着“我是石泓”四个大字以及几撮猫毛为证。

刚刚做好饭菜端出来的唐教授看着努力躲避自己眼神的黑毛目瞪口呆。

7.
这一次唐教授接受设定的速度慢了不少。

他坐在桌前和黑毛,不,现在该叫石泓,大眼瞪小眼地坐着。眼前的猫尾巴不安地摆动,小胖脸扭开不看自己。“不是吧。”唐川喃喃自语,下意识地伸手却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不自然地终止动作把手放在石泓旁边的桌面上。对石泓,他有很多话想要说,他一直在或多或少地担心石泓的现状,想要快些找到他,想问他为什么一毕业就断了联系,问他这些年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可看着眼前的猫,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很多问题,他的心意,好像已经在平时逗猫时倾诉般地告诉过了石泓,只是猫咪那时微小的动作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石泓。”唐川的手指戳了戳石泓的小肚子。

“喵。”闷闷地回答。

“我不给你做绝育啦。”想到石泓今天紧急告诉自己身份的原因,唐川有点不合时宜地笑了。

“喵!”石泓对于这样的坦白有点不自在。辣鸡糖串儿。

“所以继续在我家住下去吧。”唐川接着说。石泓跳进唐川怀里,发出了满意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8.
“唔,早啊黑毛。”唐川一如往日被闹钟吵醒,揉着眼睛去按掉闹钟,顺便胡噜一把猫毛。但睁开眼睛却不见平日那团橘黄色的毛球,枕边躺着的,是猫咪的本体。唐川一下子精神了。

而此刻石泓也刚刚被闹钟吵醒,身上是那日上班的薄衬衫,领口微敞,他像是保持着做猫时的动作,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辣鸡唐川儿又给我起名.....”话音未落,却也愣住了。

“我变回来了。”

“嗯。好久不见。”

“嗯。”

“你刚刚叫我什么?”

石泓被这个问题噎住了,但幸好,他有太多太多的时间可以去向面前的人解释。有多久呢,大概有一辈子那么久吧。

(完)

就很好奇川er平时在家休息会干什么

想到自己发小的数学系教授爸爸,好像暑假都在帮他玩dota,完全不能带入啊喂(

【川泓川】夭寿了我的石泓喵


关于石泓喵化被唐教授领走什么的

脑洞来自@我要喉糖甜死我😝 的图

小甜饼,两发完

文笔崩坏

1.
石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不小心变成一只猫。

一个学期终于过去,判完最后一张期末试卷,石泓有些生气地撂下手里的红笔揉了揉眼睛。这都答的些什么东西,石泓嘟囔。草草收拾了背包便出了校门。天气很好,太阳不算毒辣,小风吹得他有些困,在河边空荡荡的长椅上坐下,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等他再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视角低了些,靠在装着厚重书本的包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等到他想伸手揉揉睡眼时,看见了眼前软乎乎粉嫩嫩的肉垫。再起身转上一圈,身后的小尾巴让石泓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的猜想:它变成了一只货真价实毛茸茸的猫。

这一切未免太过突然,石泓在一瞬间这样想而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想法有多么令人啼笑皆非:要是提前告诉我会变成猫的话就不带这么多东西回家了。现在只有气呼呼地看着眼前的包,趴在长椅上把自己摊成一张猫饼,他用他身为一只猫小小的脑子想着自己可能面临的状况。被路过的小孩子蹂躏、无家可归露宿街头、靠卖萌讨口食物……许多种可能在他脑海中像平日的数学公式一样排列组合,相应的应对措施也随之而生。就在石泓因为觉得一切都安排妥当而开心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时,见到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完全在状况外的人,唐川。

唐川喜欢猫吗?石泓在视线与唐川对上的第一时间这样想。而对方眼里闪动着的笑意告诉他答案是肯定的。唐川穿着普通的运动服,显然是跑步经过这里,他摘下了耳机,手里像是无意的小动作玩着白色的耳机线,朝自己走过来。

石泓本来想摆出讨食的卖萌脸,但在唐川真正走过来时却愣住了。相比十几年前大学的他,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第一次见到唐川面对可爱的小生物时才会露出的笑容,石泓愣了愣。他自己一向是喜欢小猫小狗的,对比起来或许喜欢猫会更多——小时候邻居家的狗有时叫起来会太吵。一直以来把精力放在数学上,所谓朋友,大概只剩下了唐川,石泓平日见到路边流浪的猫狗便会给他们些吃的暂时接济,猫狗大概算做是朋友吧,他这样想过。石泓喵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盯住了眼前的唐川。

“你的主人呢?”唐川感觉到了眼前小猫的紧张,没有再继续靠近,稍稍蹲下身子问道。他没来由地觉得这只炸毛的小猫眼神有些熟悉。石泓摇了摇头,若是见到这个场景想必他自己会被逗笑,一只猫摆着一本正经的表情认真地晃脑袋。

是和主人走散了吗,还是没有主人。唐川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只猫听懂自己的话并摇头给出回应有多奇怪:“那你有地方去吗?”

石泓接着摇头,他有些疑惑唐川是怎么接受一只猫和他正常交流这个设定的,但依旧给出了答案。

“我带你回家吧。”

2.
接下来石泓被唐川抱在怀里,虽然明显抱得不得要领,只能双手笨拙地完全揽着,蹭得一脖子猫毛。唐川注意到了他身下的背包,便只好放下怀里好不容易抱好的石泓,想要从包里找出些关于猫主人线索。

一本厚厚的数学专著和一摞判好的数学卷子,旁边散落着几支笔和一张饭卡。被放在唐川腿上的石泓忽然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在上面贴上标签还蠢蠢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石泓?!”

石泓很快觉得唐川接受设定的速度真是太快了,尽管理解得有所偏差,而且差的很远。他紧张地在唐川腿上缩成一团时,听见了唐川的喃喃自语:“石泓居然会养猫吗……”

3.
接下来的几天,石泓在唐川家正式落户。

石泓被唐川拉着拍了很多张照片说是要发到网上帮他找到主人,他一向不愿意出现在镜头面前,每年也只有送走一届学生才会去一起拍上一张毕业照,一下子被唐川拍了十几张,猫生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我这是为了帮你找到你的主人石泓啊,我去他的学校找过了,老师们说才放暑假他就不见了。”放下拍照的手机,唐川把自己像石泓猫饼一样摊在了床上,转过头,手指玩弄着小猫的爪子。石泓腹诽,明明只是看猫可爱非要拍照嘛。“我跟他也好多年没见了啊……没想到他当了数学老师,真是屈才。而且居然会把你扔下消失了。”唐川的表情泛上一丝凝重,“希望他没事儿。我会帮你找到他的。”眼前的猫起身爬到了自己胸前,像是安慰般地抬爪拍了拍唐川的脸,平日有些眯着的眼睛瞪大了看自己。

唐川觉得自己可以去知乎上回答那个“猫奴终于养上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问题了。
虽然是石泓的猫,嗯,他的也是我的。唐川闭上眼睛淡淡地想着。

tbc.
很快川er就要认出石老师了
这样想想自己有点小期待

【泓川】归来(下)

就很ooc了。
肉渣,是假车
就想喂自己吃小甜饼



唐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多年比肩的好友,最近几天同一屋檐下的人,竟成为了眼前所谓的施暴者,尽管他还什么都没有做。

当他看见那个背影因为自己喊出石泓的名字而为之一滞时,后面那句话其实是带着几分怒气的。石泓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走路时略有些驼的背直了起来,他站在那里,抬手取下了头上戴着妄图隐藏表情的帽子,有些粗暴地摔在身边的桌面上,依旧没有回头,没有回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仅仅是继续站着。

“为什么?”唐川接着问,声音明显小了些。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话里疑问太多,石泓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而自己又能给出他怎样的答案。石泓行事总是依靠逻辑而非情感,他的行动后于思想,万事都需要反复思量做出计划再付诸实施。而这一次,当他想要像研究数学问题一样,闭上双眼让公式在眼前变形从而得出结论时,却发现唐川成为了例外。他从前可以周密地安排计划着怎样制造陈靖不在场的证明,保证妥帖;现在却不想唐川是这百密一疏,对于他,石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样这样做,他想要让唐川在自己身边。他放弃了逻辑的驱使,选择了情感。

唐川看见石泓垂下的手在颤抖。看见他转过身,朝自己走来。
“不为什么。”

正在试图起身的唐川被石泓扣着肩膀按了回去,他抬手想要阻拦却被石泓拽着手上的链子带过了头顶,铁链的声音很小,在唐川听来却像是爆炸在耳边。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此刻完全任由石泓支配,他不知道石泓会做什么,到此为止他所有的行为,太不像他所认识的石泓了。

唐川皱眉缩着肩膀喊石泓的名字,像是想要让他清醒一样,但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看不清石泓的目光,但当他对上那双眼时,也收到了石泓的吻——他堵住了自己接下来的话,诸如你要干什么这样一类会暴露内心恐惧的斥责。石泓的吻很生涩却炙热,他强势地侵入唐川的唇舌,吮吸,与他纠缠在一起。唐川试图抵抗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刚刚睡醒朦胧的睡眼此刻有些泛红,石泓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发现唐川的脸开始泛上沾染情欲的红晕,更加用力地朝他索取——唐川反抗地咬了他在口中作恶的舌,石泓只得吃痛地放开。目光顺着脖颈一路到了唐川因为挣扎而凌乱的衣领下好看的锁骨。这件衣服很眼熟,石泓冒出这样的念头,他扯开领口向下侵略,忽然想起这件正是他出狱那天因为自己衣服湿掉而换的唐川的那一件,被唐川洗好继续穿着了,还带着洗衣液的清香。

唐川终于从那个充满掠夺意味的吻中逃离,他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要制止石泓进一步的动作:“石泓.....停下....”

他喘息中小声地说着的话,却让石泓像从如梦中清醒。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任由情感支配下的暴行,以及险些对唐川造成的伤害。手铐下唐川的手腕由于挣扎留下了隐隐的红痕,石泓停下了动作,放开了按住锁链的手,放开唐川的肩膀,逃也似的起身离开床铺,去拿桌上的医疗箱。

对于石泓而言,曾经的陈婧母女是他坐标轴上重要的两个坐标,像一束光芒打在他的生命里。而唐川,却像是那束光芒的源头,他像是他生命的太阳。

这一次,唐川发现自己在自家床上醒来,身上盖着薄薄一层被子,空调静静地吹着风。身上并没有丝毫束缚,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他甚至要以为之前的一切是梦境,若不是因为手腕上的红痕依旧有些作痛。

石泓送他回了家。

唐川不知道这一切的原由,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应,但他愿意听石泓讲清楚,他知道自己此刻最该做的,是找到石泓。
他开始回忆那个小屋,四下安静得只有鸟鸣,空气里似乎很潮湿,气温明显比城中冷些,以及他在那片安静里似乎听见了流水的声音——

是山上的小木屋!

唐川跑出房门,拦住了第一辆从小区门口经过的出租车直奔那座小山。他甚至没有带任何装备,山上终究难免变数大的,但他坚信石泓会在那里,他必须去找他,不能再晚,没有时间了。他焦躁地看着城市的风景从眼前略过,只盼着快些见到那片山峦。他唐川不能看着石泓再消失了。

终于,他下了车。他顺着当初石泓带他走的那条路奔跑,攀爬,淌过那条山上流下的小溪,终于到了那座木屋。

石泓果然在里面。

门半掩着,被他一推便开,扑面而来的酒味。地上倒着酒瓶,洒了一地的酒香。石泓就在床上靠着墙坐着,右手无力地耷拉在身边,左手捂着脸,他的身形微微颤抖。

唐川觉得他哭了。

他没有见过借酒消愁的石泓。大学时不是没有一起喝过酒,但都是聚会性质的欢饮。他曾告诉过罗淼说自己这位老同学可是海量,让罗淼惊叹了一波。此刻见到这样缩在墙边的石泓,他手足无措。他走近那里,靠近了此刻脆弱的石泓。

石泓发现了进来的唐川,他有些手足无措,像是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在等待惩罚。下一秒,他收获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石泓好像酒醒了,又好像没有。唐川发现他没有哭,老鹿斑比的眼睛在瞪大了看自己。

“唐川。”石泓嗓子有些哑。

“嗯。”

“对不起。”

“.....”唐川暂时沉默。

“我很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还很喜欢你这件衣服,穿着舒服。”石泓说罢认真地摆弄唐川的衣领,又低下了头。

“我很想你。”他接着说。

“我也是。”唐川回他。石泓的眼里划过光芒随即暗淡,直到唐川的下一句话。“我也很喜欢你。”

“我们回家。”

【泓川】归来(中)

依旧ooc
我承认一开始就是想开监禁play的车
但忽然有点舍不得,下章大概有肉渣。

  唐川找遍了所有他想到有可能的地方。
 

  石泓曾经租住的小屋,江边那条漫长的路,桥下曾经抛尸的水边,陈靖工作过的小餐厅,他曾经任教的学校,甚至陈靖陪酒的酒廊。没人见过石泓,当然也没人会注意到他。学生们依旧在课堂上喧哗,问唐川石泓老师什么时候会回来。

 
  石泓这几天也会偶尔自己出去散步,唐川并没有在意——只当他是去跑步。一年来石泓更瘦了些,反倒显得年轻。想必跟狱中的劳动和伙食有关。唐川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

  一整个下午唐川快要走遍半个小城,他知道石泓若是出去久些也无可厚非,他大约也会有自己想要做的事,行前不通知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只是多年前的朋友,以石泓的性格,或许会在抵达自己想去的地方后给他来个电话,也或许电话也不回。唐川借口身体不舒服请了半天假,天色渐暗,他只好作罢先回家。

  才停好车,关好车门没走两步的唐川便觉一阵刺痛,眼前本就黯淡的天色变得一片混沌,身体也无力支持着行走。不知是因为脱力而跌倒还是揽进了一个有些弯曲和精瘦的怀里。

  再次醒来,唐川感觉自己被放在床上,大约是床,虽然身下只是薄薄一层床单和木板。周围昏暗得看不清晰,对面像是窗子的地方挂着破旧的深色的窗帘透过微光,唐川猜现在是早晨,因为周围有一点冷——北方的小城夏季的清晨依旧会有凉风,当然也可能是别的原因。神探伽利略先生的精神紧绷了起来,因为在他试图起身时,被手腕的约束拽得身形一滞跌了回去,身上依旧没有什么力气。双手被铐在一起,连着不长不短的链子锁在了床头上,足够他双手放在面前地躺下,就像刚才醒来的姿势,或是靠近床头坐起来,尽管那样的姿势也并不会比躺下对他更有利,况且此刻他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撑坐起来。自己挣动锁链的细碎响声并没有招来绑架者的注意,唐川觉得自己像被暂时安置,将他带到此处的人应该暂且不在附近。

  他接着环顾四周,光亮微茫中他看见窗前桌上好像摆了几本老书,说老是因为书角因为翻阅次数过多而微卷,有些泛黄;桌上摆着个小铁盒,透过剪影像是消毒的医用酒精和针管。四周有木质的衣柜,架子上摆着些杂物,却没有生活用品的牙杯脸盆一类在朝阳的地方放着。唐川判断这该是个郊区的老房子,只是偶尔住人,或者是房子主人太久没有回来过导致散布灰尘。屋外除了间歇的鸟鸣声便没有其他,没有人经过,更没有车辆通行。

  他的目光四处寻觅着屋内能帮自己脱困的工具,不停地思考究竟是谁对他行凶,是过往探案的仇家,是否与石泓的失踪有关......他在思考是谁有这样的动机,而石泓是否也在被困,又或者。什么别的。

 
  与此同时,靠在门外的石泓吸了一口烟,拉低了头上的帽子。

  与屋内的唐川一样,他也在思考。他蓄谋已久的对唐川的监禁,这位他生命中唯一的朋友与对手,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要这样夺取他的自由。在狱中他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案来实现自己凭空出现的想法,出狱终于得以实施。然而他一直没有问自己原因。

  是因为唐川发现了他杀害流浪汉为保全陈靖的秘密?解出了他关于“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哪个更难”的题目?又或者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对陈靖母女的爱,还是因为他竟将这一切如实告诉了陈靖,导致他的筹谋最终也没能换来陈靖母女获得幸福。他保全、守护陈靖是因为报恩,她们二人让他重获生命的喜悦,与他所热爱的数学几乎扮演着相同的角色。那唐川呢?

  石泓撂下烟踩灭,拎着塑料袋里给唐川带的早饭反身推门进了屋。

  唐川依旧安静地躺着,手靠在床头边,脸埋进胳膊。在门吱嘎地被推开时他就赶忙装作睡着,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心中正在不断挣扎的石泓并没有注意到老友的头低得那样用力,完全不是熟睡应有的姿势--也没有看见他偷偷眯起来的眼睛。石泓放下袋子在床头边,唐川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便转身离开。

  “石泓。”

  唐川对着那个暗色的背影有些大声的喊。那个身影好像随之歪了一下。

  “我知道是你。”

tbc.

【泓川】归来

想写泓川黑化,有一点黑那种
ooc。

  石泓终归出狱了。

  他依旧穿着入狱时的那件风衣,在已近夏日的暴雨中显得格格不入。头发在狱中被修得齐整,不再是长长的遮住眼眸,叫人看不清表情——他的情绪尽数暴露在脸上,不再有曾经漫不经心的隐忍或是歇斯底里,他的眸子意外的亮,像是重获自由见到阳光的喜悦与憧憬。

  但唐川知道这样的表情绝不该属于现在的他,那个他所了解的石泓,监牢对他而言从不是约束或束缚,他的老友可以在那个安静的地方验算数学问题而不疲倦,更不会在迎来自由之后如此快乐——唐川潜意识的构想中,石泓此时应该一脸平静淡然,依旧如从前一样,目光沉沉到看不出一丝波动。最多,若他还为旧案所伤,对外面的一切该是排斥,想要将自己继续藏匿于阴暗下的恐慌。

  唐川以为他终究变了,变得让自己不能以固有的印象来解读或是预判石泓的一切。这一点,他没有错。
 

  因为石泓眼中的亮光不是唐川所认为的被自由而引发的欢悦,而是蓄谋与期待。

  一切都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已。

  雨中定定地站立的石泓看见了看守所门前马路对面停着的车。看见了撑着伞唐川。
而表情又回到了以往隐忍世故的样子,大雨淋得他有些狼狈,唐川快步奔过了窄窄的马路,将伞撑在石泓头顶:“这里离市区太远了,我来接你。”如同寒暄般,石泓低着头随着唐川回到车里,声音低沉得可以忽略不计:“谢谢。”

  唐川与他简略地说着近一年外面的情况。

  石泓没法再租那间房子了——早在他入狱的第一个月房主便因为他不交房租而打算转租出去,联系不上石泓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了前来取证的唐川。他便把石泓的所有东西收拾打包带回了自己家存放。那么多书都把我屋子堆满了,唐川调笑着,石泓也跟着无奈地笑。他这次有了前科,学校老师的工作算是没希望了,住处也没用,这样的境况实在不容乐观。

  车停在小区楼下,雨已经很小了。石泓身上的衣物却还潮湿地贴着皮肤。他缩在衣服里靠在副驾驶座位上睡着了。“上去换件衣服,我做晚饭。”唐川拍了拍他肩膀,石泓眨巴着眼睛显得分外慵懒。“累了吧,先上楼。”唐川对老友这样的状态倒显得分外熟悉,每逢大学期间石泓熬夜学习到深夜,第二天所见的他便是这样。从小桌子上抬起头揉揉眼睛便起身去洗漱。此时连那份疲惫的困倦都一如从前,到让唐川脸上不禁带了几分笑意。

  “就这件吧,你先凑合换上。把湿衣服给我。”上了楼,唐川赶紧到卧室衣柜翻腾,找出一件半袖和裤子远远地扔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石泓。“你的衣服都打包放在书房了,不太好拆,等晚上慢慢收拾,先换这件我的吧。”唐川脸上带着几分难以捉摸的期待,走出了卧室。

  唐川做了简简单单的一顿晚饭,难得认真地摆好碗筷,二人对坐在桌边。

  “上次我去你家,你可没招待好我。我可不记仇,这次给你做的都是以前你叫外卖总点的。”

  唐川笑着,左手撑着下巴看着石泓。

  石泓抬起头,也笑着看着他:“吃饭吧。”

  “欢迎回来。”唐川在心里暗暗说。

  一切发展都很顺利,石泓听唐川的做了他的助理,整日泡在实验室里。一本本书堆在平日唐川工作的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桌面上,以至于唐川甚至没有发现,石泓在研究化学。

  “换了新助理唐教授的杯子还是没人洗。”前来闲逛的罗淼如是说。

  可这样普通的日常并没有持续下去

  石泓失踪了。

  tbc.